茄子视频懂你跟多app下载

“唵…嘛…呢…叭…咪…吽!”

佛經大作,一道道普渡金光灑落人間,一道道功德金蓮原地綻放,隱約能看到一個金色僧人誦真理。

六尊梵文,鎮壓此處。

寧濤面露異彩,據說此乃佛門六字大明咒,對於鎮壓邪魔,污穢,怨魂,都有莫大的奇效,克星。

當做完這些,凈真大師輕嘆一口氣,叮囑道:“幾位施主,等會兒貧僧將進入無我之境,全力施展地藏王經,恐怕無暇再照顧幾位。”

“切記,萬萬不可離開我周身三丈,否則菩薩在世,都救不瞭你們。”

聽到這兒,四人忙點頭,時至今日,他們又豈會聽不出這話的含義。

他們遇上大麻煩瞭。

天穹海三大奇景之一,魂潮!

見此狀,凈真大師緩緩閉上瞭眼睛,仿佛忘卻一切,誦其經文。

一縷縷威嚴的佛光籠罩四周三丈,雖然不大,但也算寬敞,隻見凈真大師的身後竟出現一道佛影,雙臂擎天,面露憎惡,腦後掛著一輪光暈……

就在這沒多久,一道道冤魂忽然鉆瞭進來,一道道猩紅目光閃爍。

“嘰啊啊啊……”

眨眼間,一道完全由冤魂匯聚的魂潮,忽然間鋪天蓋地的襲來。

真的如汪洋,海嘯一般,從四周碾壓而過,但地藏王和六字經文震懾,任何靠近這三丈佛光的冤魂,都會頃刻間被凈化,其餘者都是無視。

在它們眼中,這就是同類。

寧濤摸著下巴沉吟,說實話,若換做當初,他倒真不怕這玩意。

因為腦海內,有兩股莫名強大的魂力,後來他才知道,一個是耶穌,一個是燭龍地魂,一個是因為耶穌裹屍佈,一個是因為燭龍之眼。

燭龍地魂是友好的,但耶穌,總感覺他是披著狼皮的羊,不懷好意。

當初他歷經千辛萬苦,去拜托Tim大叔,但沒想到,他實力不夠,怕崩碎魂海,可笑的是,他的魂海還是碎瞭,耶穌,燭龍地魂也都沒瞭。

當然,這也不失為一件好事,閻非天算為自己除去一個禍害。

不然要想驅逐他,恐怕沒那麼容易,想對自己的魂海做些什麼手腳,恐怕對耶穌來說也是輕而易舉吧。

唯一讓他比較詫異的是,那八岐大蛇,居然被閻非天給收攏走瞭……

“嘰啊啊啊……”

四周冤魂越來越多,六字真言都在顫抖,似乎即將到達它的極限,畢竟這也是由凈真大師的靈力催動。

寧濤一想,隨即將手中的兩百枚星辰珠,擺放在凈真大師四周。

方便讓他吸收其內的能量,若是這樣的話,應該能支撐得更久一些吧。

如果這一場度化,凈真大師能夠扛過去,恐怕他得到的造化,也不失為一場驚人機遇,起碼能堪比那些高僧,佛法精進好幾層都正常。

畢竟放眼仙界,能有如此多冤魂可以度化的地方,還真沒幾個……

正想著,打算安撫一下王濤三人,卻正好看見袁大頭走出那三丈佛光。

“臥槽,不好!”

寧濤嚇得一哆嗦,想拉回他,但為時已晚,還未伸手,就見他消失在魂潮內,開始還有些影子可尋,但沒幾息,就再也不見他的蹤影。

寧濤大駭,連忙朝身旁扭頭看去,發現王濤早已經不見蹤跡。

“這…這怎麼回事?”

除瞭袁小小還在此地,就隻剩下凈真大師,還有他瞭。

就在他慌亂時,袁小小忽然從身旁走過,徑直的朝三丈佛光外走去。

寧濤一下子就愣住瞭,朝她面前擺瞭擺手,卻發現他根本看不見。

一把拉住她,卻發現她居然還會反抗,卻始終無意識的朝外走去。

“該死,到底怎麼回事?小小,小小,醒醒,快醒醒。”

袁小小被這一晃,神志漸漸有些回歸,夢囈道:“怎…怎麼瞭麼?”

“你剛才為什麼要朝佛光外走去?發生瞭什麼?大頭,王濤呢?”

寧濤忙詢問道。

聽到這,袁小小撓瞭一下頭,狐疑道:“他們不還在這兒嗎?”

但說話間,神色卻一愣,哪還有人在這?她的老弟也不翼而飛。

“這……”

袁小小俏臉一變,蒼白道:“我…我不知道,他們剛才還都在這呢,不是說不讓他們走出去嗎?”

“我剛才,好像聽到有人在叫我?還有好多好多熟人的影子?”

寧濤眉頭緊鎖,警惕地掃瞭一眼外面的魂潮,雖然沒發現什麼異常,心中卻已然留瞭一個心眼。

古怪,當真古怪。

正思慮著,忽然又瞥見袁小小雙眼茫然,扔渾渾噩噩的向前走去。

寧濤一咬牙,一記掌刀打在她的勃頸上,直接將她給打昏瞭過去。

估計是某種蠱惑心智!

在戒指中找瞭找,有柳老給自己鍛造的,神魂防禦法器,還有一些戰利品,隻要是能防備神魂的,他都給凈真大師,還有小小各備瞭一份。

準備妥當,寧濤也松瞭一口氣,看著手中僅剩的三個神魂防禦法器,一咬牙,居然也沖出瞭這三丈佛光。

他必須去找王濤,大頭,不然憑他們的修為,根本沒辦法長久呆著。

這魂潮據說無窮無盡,也不知什麼時候過去,沒想到還有蠱惑心智的厲害,這要是持續幾天幾夜,別說區區道境,就算是人仙,地仙也會耗死。

而這時,一沖出三丈佛光,密密麻麻,無窮無盡的冤魂就撞到瞭身上。

沖擊力很強,索性神魂法罩一開,直接朝著大頭消失的方向,追去……

另一邊,鬼見愁也和師兄弟們分開瞭,這看似隨意一卷,差不多有將近數千人在其內,他也沒打算去找,一雙眼睛火熱的狂喜激動。

為什麼?

這對鬼修來說就是天堂!

他們的功法,大多都是禦鬼作戰,尋鬼,養鬼,壯鬼。

大多鬼修,一般一生隻選擇一頭,因為那樣資源集中,更好培養。

但對於鬼見愁來說,資源他不缺,它隻缺那種上好的冤鬼胚子,原本的十尊厲鬼,結果被那隔壁老王毀瞭。

眼下沒辦法,隻好再培養。

十二頭上好的厲鬼,瘋狂的吞噬著四周的養分,不知餓瞭多少年,已經有瞭不弱於道境的強大氣息。

正得意間,忽然聽見一頭厲鬼傳來的信號,頓時詫異的看瞭過去,但這一眼不要緊,卻是讓他神色玩味起來,眼前這……竟躺瞭個人。

不是別人,赫然是……袁大頭!

“是他?”

鬼見愁眼一轉,隨即邪笑一聲,當即讓一頭厲鬼托起昏迷的袁大頭……

另一邊,那位魔袍陰翳青年,隨意的行走在這魂影之中,雖然略有差異,但冤魂們更顯得怕他,幾乎是繞著道走,絲毫不給他壓力。

一絲邪魅的冷笑勾起,不禁看向深處,似乎與一雙神秘的猩紅眼眸對視……

“嘰啊啊啊……”

極品透視學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