茄子煲app高清完整在线观看

  

第488章 八十八佛大懺悔文

神仙打架,凡人遭殃。

一群修士在天上打的不可開交,地下的凡人則是東躲西逃起來。也許是看出瞭元智等人顧忌地下凡人,那些邪修們,紛紛故意把戰火引向活佛山下面的凡人住所。

“你們這群卑鄙小人。”元智上師憤怒無比,然而卻又沒有辦法。他們總不能不管不顧的使用法術,最後把活佛山下給推平吧。他們佛修之人,總是做不出殘忍的事情的。

更何況,活佛山下的凡人,是供養他們的人。所以活佛山的上師們,越打越感到束手束腳。最後自然擋不住這幫邪修瞭,甚至其中一名上師,為瞭拯救山下的一群無辜民眾,被邪修的法術重傷。

“哈哈哈,元智上師,你們佛傢不是講究慈悲為懷麼。你們如果再不讓開,這些凡人就要死絕瞭。堂堂活佛山,竟然連自己的信徒都庇護不瞭,實在是太丟人瞭。”靈劍邪神哈哈笑道。

那個大祭司索性也不和活佛山的和尚們打瞭,轉而專門攻擊下面的凡人。

元智上師眼看不少凡人死於非命,終於吼道:“你們都給我住手。”

“要讓我們住手也行,你們退讓開不要打擾我們取寶。否則的話,我們這些人中但凡有一個隕落,我們幹掉你們五大上師之後,必然把你活佛山上下給血洗一遍。”大祭司冷冷的說道。

其他人,紛紛響應。

元智上師的嘴唇顫動,說不出好來,而其他上師紛紛罵道:“我佛門的遺物,怎能被你們拿走,你們休想。”

“做你們的夢,今日我們與法寶共存亡。”

這些上師自然不能放棄法寶,首先這是降魔羅漢成佛前的寶物,其次這關乎於活佛山的尊嚴。如果忍讓瞭,那活佛山以後還有什麼面子?以後豈不是邪門歪道,都能來欺辱活佛山瞭?

然而就在此時,元智上師終於吼道:“都給我閉嘴,讓他們把法寶拿走。”

那些上師們,差點懷疑自己的耳朵出瞭問題。堂堂活佛山第一脾氣不好的元智上師,竟然妥協瞭。

“元智上師!”其他三個還沒受傷的上師,不敢相信的看向元智,皺著眉頭道,“我等佛門中人,要舍生取義。此時不過是一個受傷,元智上師,你怎麼就能妥協?”

在活佛山眾多上師之中,以元智上師為第一。

元智上師搖瞭搖頭,整個人如同衰老好幾歲一樣道:“讓他們拿吧,法寶乃是死物,人卻是活物。當年降魔羅漢沒有成佛之前,降妖除魔也是為瞭四海安平。現如今,我們怎麼能執著於寶物。再說,我們活著才能庇護這活佛山,我們一旦隕落,那活佛山誰來守護?”

元智此言一出,其他上師紛紛不語。如果這些妖邪單個的過來,他們必然以死相搏。可是現在他們一起過來,活佛山必須要有所退讓和取舍。

固然他們可以戰死,但是一旦他們戰死之後,就算把這群妖邪殺的隻剩兩三個。那兩三個妖邪,也有實力能把活佛山上下血洗。到時候,誰能庇護活佛山呢。

其他上師哀嘆一聲,紛紛退到一邊,高念佛號道:“阿彌陀佛。”

元智上師冷冷的掃瞭劍靈邪神等人一眼道:“降妖塔和辟邪鏡,皆在活佛山後山。那裡就是你們的活動范圍,但是你們若是在尋寶過程中,但凡敢傷害一個僧人或者凡人,我元智必然與你等不死不休。”

元智等人退讓,眾多妖邪大為高興。其中一人哈哈大笑道:“堂堂活佛山,原來也不過如此。當年元智你追殺我教派,而我今天要光明正大的踏入你活佛山。”

元智等人充耳不聞這種挑釁,元智帶人紛紛回到瞭活佛山中。那群妖邪在空中哈哈大笑,宛若群魔亂舞一般。

這十一個人隨後也不廢話,一起化為光芒飛向瞭活佛山的後山。

元智等人一回活佛山,立馬召集弟子,不準任何人進入後山。那些弟子還不知道出瞭什麼事情,沒一會的功夫就聽到活佛山後面宛若群鬼嬉戲,鬧出瞭不小的動靜。

那些弟子紛紛受瞭一驚,怎麼會有妖邪能夠進入活佛山這樣莊嚴聖潔之地。他們有的急忙去稟報上面的禪師,結果毫無例外都被勸回瞭房間裡面,隨後不久活佛山妥協將祖佛之物拱手相讓的事情,就流傳瞭出來。

“師父,請讓我去後山,我要以我向佛之心,和這些邪魔做鬥爭。”

“師父,我也請戰。”

“上師,讓我戰吧。”

雖說是佛門,可是也有無數熱血兒郎。這些人,源源不斷的趕到瞭元智上師的禪房前,下跪請戰。

可是元智上師的禪房中,沒有絲毫的聲音。

“上師!”

“師父!”

無數呼喚此起彼伏,最終元智上師的禪房中傳出瞭念經聲:“……南無法界蔵身阿彌陀佛,如是等一切世界諸佛世尊常住在世,是諸世尊當慈念我,若我此生、若我千盛,從無始生死以來,所作眾罪。若自作、若教他作……我昔所造諸惡業,皆由無始貪嗔癡……”

經文是八十八佛大懺悔文,隨著元智上師娓娓念來,自然帶著一分格外的空明。門口那些活佛寺弟子們,紛紛低頭,隨後雙手合十念起瞭經文。

活佛山中,此起彼伏的經文之聲,頓時將滿山的貪嗔癡三氣,化為瞭虛無。

而後山的邪魔們,則是紛紛冷笑,活佛山也就不過如此。

既然活佛山沒有人敢管,這些邪魔自然更加的囂張。他們公然挖開瞭活佛的地宮,也有邪魔故意用法術將降魔羅漢的神像給炸碎一臂,作為羞辱。

正當群魔亂舞之時,兩男一女忽然從地宮中爬瞭出來。

為首的是一個少年,奇怪的是一頭花白的頭發,感覺不像是染得,反而像是少白頭。另一個男的是個青年人,長有絡腮胡,看起來挺彪悍的樣子。至於那個女的,相貌則是絕對的中上。

這三個人,竟然從降魔羅漢的地宮中爬瞭出來。頓時,所有邪魔的目光,都看向瞭這三人。尤其是那個花白頭發的少年,他揮瞭揮手,用手擋住陽光。這才看清瞭周圍情況,少年也是一愣道:“咦,活佛山今天放假啊,來瞭這麼多人搞化妝舞會啊。”

少年自然就是韓玉,旁邊的楊天鵬和陳蕓則是無語的看向他。你看過哪個化妝舞會,在寺廟裡面舉行的麼。

絕色美女的貼身高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