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草在线短视频

  

寧濤聞言一僵,猛地一下瞳孔一縮,這個聲音,是那個女魔族地仙。

剛抬起頭,迎面就襲來一道魔掌。

“戰技,萬魔掌!”

寧濤見狀大驚,地仙居然朝他出手瞭,果然強悍,這一掌,猶如包攬乾坤,魔氣噴湧,就仿佛是開閘的洪水,毒蟲猛獸,一發不可收拾,幾乎無處可躲。

“該死,麻煩瞭……”

雖然不想鬧大,但眼下豈是他能說瞭算的?

當下隻好解開自己的封印,至陽至強的仙力湧遍瞭全身,暴躁的火屬性,盡數匯聚於一拳,表面甚至都浮現出一股金焰,包裹拳頭,重重的迎瞭上去。

“融合技,陰陽拳!”

一魔掌,一火拳,悍然相碰。

“轟…轟隆隆……”

隻聽得一聲爆響,兩人的耳膜都失明瞭一瞬間,震耳欲聾,金焰連成一片火海,魔掌拉開一道黑幕,兩者發出瞭“滋滋”響聲,火勢居然形成瞭反壓制。

寧濤眼一亮,忙咬緊牙關,驀然加大力道,想要在這一擊的力量上占據上風。

“給我……鎮壓!”

然而,堂堂地仙的實力,寧濤還是始料未及,瞭解太淺。隻見那女地仙湧出一股怒意,不適,察覺到撲滅不瞭太陽聖火,幹脆用雄渾的魔力引爆能量。

“小雜種,給我滾開!”

“嘭”的一聲,二人都退瞭很遠。

寧濤連退十幾步才穩住身形,喉嚨一甜,臉上湧出不正常地潮紅,不過,又被他給壓瞭下去。

嘴角卻裂開瞭一抹興奮冷笑。

“原來,這就是地仙真正的實力麼?嘖嘖,也什麼麼大不瞭的麼?讓本座有點失望。”

寧濤戲謔的說著。

說實話,自從他突破人仙九重,凡體大成,第七變以來,他的實力,一直都沒怎麼好好展露。

雖有戰鬥,卻不值得讓他全力以赴。

這個女地仙的實力,大概在三重左右,而這一擊,寧濤看似落入下風,實則還有一部分實力被封印,而且倉促反擊,戰意熔爐等拿手好戲,也沒亮出來。

所以,寧濤估摸著,如果自己巔峰狀態下,絕對能和這個女地仙一戰,就算不敵,逃也很輕松。

想到這,對她的忌憚就少瞭許多。

不過,從她剛才的話中,不難聽出她已經確定瞭自己和魔月的好事,自己逃瞭那魔月就完蛋瞭。

無論怎樣,也不能害她。

若這樣,那就隻剩下殺人滅口這條路瞭……

女地仙接連退後瞭五六步,全身灼熱,尤其是自己的右手掌,一片焦黑,更傳來一陣陣的刺痛。

“該死,好可怕的火焰,好個變態的小子,居然還有這麼強大的人仙,還能和自己硬抗?”

女地仙一臉震驚。

即便是她魔界新一代妖孽,魔族三皇子,魔噬地,血族大皇子,血無欲,也無法做到這一步吧?

這人族是誰?

他到底有什麼目的?

聽見寧濤的諷刺,她不由得怒道:“哼,小崽子,你別猖狂的太早瞭,九階的強大,豈是你能明白的?才接下我一擊,就沾沾自喜,真是可笑。”

“報上名來,本座不殺無名之輩!”

“想知道我的名字?你還不配!”寧濤冷笑連連,豈會上這種明顯的當……

此時,在某一處叢林。

上百名黑袍悄無聲息的摸索瞭上來,前方不遠處,正是魔月所在,但卻沒有輕舉妄動。

“洪副會長,咱們什麼時候動手?”一個黑袍壓低聲音,謹慎道。

其中一個白袍神秘人,低聲道:“都別慌,等鐘副會長的信號,這次的行動一定要確保萬無一失……”

但還沒說完,遠處的叢林就傳出轟鳴聲,很響徹,有人在交手,還是地仙。

“咦?這好像不是鐘副會長的氣息,”有黑袍察覺到異樣,頓時狐疑道。

“不好,你們快看……”

聽著驚呼聲,眾人連忙沖前方看去。

隻見魔月一行人見暴動,幾乎是毫不遲疑的啟程,行動迅猛,那女地仙如何,沒人去管,他們唯一的責任,使命,就是保護好月公主的安全,僅此而已。

“該死,獵物被驚動瞭,誰動的手?”不少黑袍驚怒,一個個騷動起來。

那洪副會長見此狀,一咬牙,命令道:“不管瞭,動手,活捉魔月,一定要快,一盞茶的時間……”

“是~”

“嗖嗖嗖……”

剎那間,上百名黑袍強者撲瞭上去,居然還有兩尊地仙,就如一柄柄利劍,插入敵人的心臟。

“不好,敵襲,是敵襲,快保護公主……”

“轟轟轟……!”

炸裂的轟鳴聲,讓準備大幹一場的寧濤和女地仙,頓時驚呆瞭,怎麼回事?有人在大規模動手?

“嘶~!”

“是魔月的方向……”

寧濤二人大驚,女地仙更是暴怒,朝著寧濤猙獰道:“中計瞭,調虎離山,狡猾的小雜種。”

而寧濤一聽,哭笑不得,我自己都不清楚怎麼回事,哪來的調虎離山?

但下一秒,他瞳孔一縮,居然看見一道黑影摸上女地仙,一雙彎刀如閃電般朝她得脖頸抹去。

“嗤嗤……”

女地仙的註意力全在寧濤身上,一個失察,竟被其得手瞭,隻見她尖叫一聲,脖間被劃出一道長長的傷口,鮮血淋漓,若不是骨頭太硬,必然給她割下來。

“吼啊啊啊……”

“該死的混蛋,竟然敢偷襲本座,給我去死,”女地仙目欲噴火,狂暴的魔力瞬間將黑影震飛。

“噗嗤……”

黑影狂噴出一口鮮血,無力倒飛。

還沒停下來,女地仙就猙獰,森然的沖到瞭他面前,那猶如鋼鐵般一拳,朝他重重打下。

“不好……”黑影嚇瞭一大跳。

但就在這一刻,一道白袍神秘強者瞬間沖瞭出來,同樣的一拳,卻要強過女地仙數倍,口中還冷哼道:“敢對本座的手下動手,你還不配。”

“仙法,十方拳印!”

“轟轟轟轟……”

女地仙大驚,隻能倉促迎瞭上去,但下一秒,她就感覺手臂骨,咔嚓一聲,一陣劇痛傳來,整個人倒飛出。

“噗嗤……”

這一拳的力道太強,來者的實力,也要強她許多,當即有瞭退意。

但胸口一涼,讓她整個人顫瞭一下,後退倒飛的力道,也被這一亮給生生止住,女地仙目瞪口呆,幾乎是僵著脖子看向瞭自己胸口的位置。

一桿銀槍血淋淋穿透瞭她的心臟。

愕然,不可思議的扭頭一看,居然是一臉冷漠的……寧濤,嘴唇微張,淡淡的說瞭一句:“我叫……寧濤……”

極品透視學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