荔枝爱生活赚钱app

華新縣火車站十分小,畢竟是個小縣城嘛,在這裡下車的人並不多,站臺上就隻有一個穿著鐵路制服的大叔不住地吹著口哨,比劃著小紅旗指揮,精神抖擻。

沈傢興和朱四丫把行李都給背瞭,沈嬌隻象征性地背瞭她自己的小包包,裡面裝瞭一袋子茶葉蛋,還吃得隻剩下兩隻瞭。

“嬌嬌!”

韓齊修的聲音傳瞭過來,聲到人到,穿著海魂衫的韓齊修興高采烈地跑瞭過來,眼裡隻有沈嬌一人兒,旁邊的沈傢興和朱四丫完全被他無視。

“韓哥哥!”沈嬌也十分開心,她沒想到韓齊修會親自來接他們呢!

韓齊修將沈嬌從頭到腳打量瞭遍,見小丫頭臉色萎頓,無精打采的,可心疼死他瞭,忙不迭問道:“嬌嬌累瞭吧?肚子餓不餓?想吃點啥?我同你說,這裡的米粉味道可不錯,又辣又鮮。”

沈嬌聽得嘴裡口水直流,這幾天在火車上雖然也去餐車吃飯,可那味道真心不是太好,肚子早就抗議瞭。

“韓哥哥說好吃那就一定好吃瞭。”

“走,咱們先把行李放瞭,一會兒就去吃米粉。”韓齊修見沈嬌精神還不錯,倒是安心瞭,忍不住手癢又在沈嬌頭上揉瞭一通。

因為被韓小爺全程無視而黑臉的沈傢興可算是逮著錯處瞭,嗆聲道:“瞧你把嬌嬌的頭發弄成啥樣瞭?我才剛梳的頭呢!”

韓齊修這時才想起來旁邊還站著倆人呢,驚訝道:“唉喲,您老剛才上哪瞭?我咋沒瞅著呢!”

沈傢興的臉更是黑得能擠出墨汁來,他這麼大一人站在邊上,你個小流氓居然沒瞅著?

哄鬼呢!

“你這眼神還真是不行?幾百度啊?”沈傢興沒好氣道。

韓齊修嘿嘿笑瞭,一本正經回答:“我這眼神挺好的,百步穿楊呢,主要還是你長得沒啥特點,不能吸引我的註意。”

說完他便一把拽過沈傢興身上的行李,往肩上一扛,另一隻手拉著沈嬌出站瞭。

沈傢興被韓齊修氣得不住喘粗氣,這個臭流氓,什麼叫他長得沒啥特點?

他沈傢興想當年不說貌比潘安,可也是一表人才相貌堂堂的美男子呢,否則當年葉蓮娜又豈會對他一見鐘情?

旁邊沒搞清楚狀況的朱四丫提醒道:“沈先生,我們還吃不吃米粉瞭?”

肚子裡的饞蟲早已打滾的朱四丫早憋得不行瞭,要不是顧及著沈傢興還沒走,她早就跑啦!

悶氣生完的沈傢興聞言不禁啞然失笑,他這是何苦來哉,和小孩子有啥好生氣的?

“吃,當然吃,四丫可以放開肚子吃。”沈傢興豪爽道。

朱四丫眼睛大亮,不過還是不好意思道:“我嘗個鮮就行,沈先生還是別破費啦,外面東西可貴哩!”

沈傢興憐惜地看瞭眼朱四丫,本來他對於朱四丫並不太在意的,不過是多添雙筷子而已,可在朱四丫救下沈嬌的那天後,沈傢興對她的態度就改變瞭。

他是打從心底感激朱四丫,並且暗自決定以後會盡可能地照顧朱四丫,這也是個苦命的姑娘啊!

“沒事,我不破費的,今天是韓齊修請客,他可有錢著呢!”沈傢興壞壞地笑著。

“那我就敞開肚子吃啦!”朱四丫一聽不是沈傢興掏錢,眼睛瞬間亮瞭好幾百度,腳步也加快瞭,隻想快些去吃好吃的米粉。

車站門口韓齊修靠在一輛吉普車上等他們,見到他們出來後,埋怨道:“怎麼這麼慢?嬌嬌都餓瞭。”

沈嬌忙說道:“沒有餓呀,是韓哥哥你自己餓瞭吧?”

沈傢興慈愛地沖沈嬌笑瞭笑,心裡可算是舒服多瞭,孫女兒可是他一手帶大的,豈是你個小流氓短短時日就能拐走的?

華新縣城並不是太大,也就一條主街道,還有幾要小街道,街上的商鋪並不多,不過就這樣也把朱四丫看得眼花繚亂瞭,唏噓不已。

“莫道人傢都說南方好,瞧這縣城多熱鬧啊,比咱們那達兒可要熱鬧多瞭,就是有點濕。”

作為土生土長的西北姑娘,朱四丫對於南方濕潤的空氣一時還沒適應過來,總覺得這空氣太潤瞭。

沈嬌聞言笑道:“要說熱鬧海市才是真熱鬧呢,那裡的街道比這裡的兩個都要寬,還有好些商店,還有好多車子,比這裡可要大多啦!”

朱四丫聽得眼睛都直瞭,就這街道都夠寬瞭,再有兩個還要寬,那得寬成啥樣哩!

果然跟著嬌嬌就是對的,要不然她一直縮在山窩窩裡,哪能見到這麼多世面嘛!

韓齊修帶他們來到瞭一傢飯店,此時正是中飯時分,飯店裡高朋滿座,座位上都坐滿瞭人,不過他們運氣好,才一進去就有一桌客人吃好飯結帳瞭,朱四丫眼明手快地沖過去占瞭位子,攤開手腳阻止瞭其他想要入座的客人。

在吃東西上,朱四丫總有一種天生的野獸般的敏銳和直覺,很多方面無師自通。

比如說現在的占位子!

之前的朱四丫從沒有上飯店吃過飯,也從沒有人對她說起過飯店吃飯的規矩,這姑娘也算是個人才瞭!

吃上的人才!

“四大碗米粉,澆頭要鹵肉啊。”韓齊修大聲喊道。

N省的米粉是全國都有名的,其他地方雖也有米粉,可味道就是不如N省的正宗,主要區別一是米粉的原材料,二就是那澆頭瞭。

有些地方將澆頭稱為帽子,當然這裡的帽子不是指戴在頭上的帽子,而是煮面煮粉後的最後一道工序,將牛肉、肉醬、花生米、鹵肉、酸豆角等澆在面或粉上,俗稱澆頭或是‘帽子’,品種十分多,各種各樣的都有。

N省的澆頭品種可是十分多的,韓齊修說這傢店最好吃的就是鹵肉米粉,據這傢店的廚師說,他們用來鹵肉的鹵汁已經有一百多年的歷史啦!

“當年R國鬼子的飛機轟炸長沙城,我爺爺他什麼都沒帶,就隻抱著一壇鹵汁逃命瞭,好不容易才逃回老傢,繼續賣米粉嘞!”有個穿著白褂子的男人大聲地嚷著。

“那可得感謝老爺子,要不咱們哪裡還能吃到這麼正宗的鹵肉啊?”食客們紛紛附和。

“那個男人以前這傢店的掌櫃,現在是廚師,鹵肉就是他們傢的不傳之秘。”韓齊修介紹道。

沈嬌不由朝那白大褂男人瞧瞭眼,身材矮小,瘦如竹竿,完全就沒有廚子的好形象,也不知道這傢人的鹵肉是不是真的有那麼好吃!

六零小嬌妻